[新春走基层] 泥腿子“变形”记
有了稳定的收入,吉富村村民的小日子也慢慢滋润起来。新的一年,大伙儿又有新的打算。村民胡雪香最近就想着要把村里的公共活动场所利用起来,“买个音箱,晚上召......

□长乐市泊品魔术表演团记者贺晓梅

有些场景,就算过去几十年,在某个时间节点,也总能趟过记忆的闸门来到眼前。

1992年8月,洪水再一次“光顾”了郭春苟的老家———吉水县水田乡沙上村。水淹了仅有的一层楼,那养了许久的200多斤重的猪,也被郭春苟用绳子牢牢拴在了楼顶。突然间,猪挣脱绳子就往楼下跳。楼下的水,近3米深。来不及多想,郭春苟跟着跳了下去。妻子黄万英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,哭着大喊“你不要命了啊?”一心想挽回损失的郭春苟一把抱住了猪的头,幸好,猪也惜命,乖乖跟着郭春苟往家的方向游……

“说起这件事,到现在村里人都还笑我。”冬日里,烤着木炭火,郭春苟自己也笑了。如今,郭春苟和家人,还有其他来自几个村庄的乡亲,移民至吉水县文锋镇吉富村,远离洪水之魔,生活有了全新的开始。

洪水一年“来”几回 日子过得苦哈哈

“原先那地方,一年要涨好几次水,一涨水,什么都没了。”一家人眼巴巴看着郭春苟,怎么办?无奈之下,郭春苟选择远走他乡去打工,家里那一摊子,全扔给妻子黄万英打理。一个女人,带着3个孩子在家,日子很不好过。种田的时候,晚上需要去田间放水,黄万英胆小,每次都得硬着头皮走夜路。对她来说,苦点累点也没什么,最怕洪水一来,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。“每次涨水,就差不多到我脖子这里这么深,看着都怕。家里的东西都要赶紧搬到楼上去,还要用绳子拴住,不然会飘走。”黄万英常常后怕,不知道那些年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“我儿子七八岁的时候就特别懂事,每次洪水一来,就赶紧帮着我把东西搬到二楼去。”回忆过去,乐观爽朗的黄万英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眶,如今想起那些苦难,心里依然带着苦涩。

记忆中,每次洪水一来,黄万英和乡亲们都要在家里困上十几天,什么也做不了。白天,全村老少都在各家的楼上吃饭,当地人叫吃“阁楼饭”。晚上,听着洪水“咕噜咕噜”往家“闯”,怕洪水压力,各家的门都是敞开的。日子过得提心吊胆,乡亲们愁眉苦脸,却又无可奈何。无力改变现状的时候,全村人还是选择守着故土,从未想着离开。

“那些年真是苦了她,我也没办法。”实在看不下去了,郭春苟会回来帮忙打理一段时间。等到日子实在过不下去,郭春苟又会选择外出打工,“生活不稳定,她累,我也累。”

家门口实现就业 “泥腿子”也吃上了工资饭

2011年,生活有了转折。这一年10月,峡江水利枢纽工程进入正式实施阶段。按计划,2013年7月,工程下闸蓄水。工期倒逼,留给移民安置工作的时间不到2年,郭春苟家所在的水田乡沙上村也在移民安置范畴。

虽然生活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,但要远离故土,没人愿意。郭春苟当过兵,又是党员,眼看着村里、乡里的干部一次次上门做工作,他心有不忍,一番思想斗争后,决定搬迁。2011年,他带着家人在文峰镇东村移民安置点落实建房一事。2012年,全家人从水田搬到了新家。现在的郭春苟也不再外出打工了,因为他在家附近就找到了工作,“做保安,一个月1800元,还能照顾家里,好得很。”在家种田的黄万英也“洗脚”上岸,在家门口吃起了工资饭,“就在附近一个公司做保洁员,一个月也有1300元,都不用种田了。”

东村村支书王守浪告诉记者,现有的移民安置点吉富村有30户104人,这里集结了先前水田乡沙上村、新市村、西流村、五星村4个村庄的村民。因为吉富村紧邻吉水县城,村民大多选择在附近的工业园区务工,“有一半以上留守在家里的人在附近找到了工作,既能照顾家里,又能赚钱。”

有了稳定的收入,吉富村村民的小日子也慢慢滋润起来。新的一年,大伙儿又有新的打算。村民胡雪香最近就想着要把村里的公共活动场所利用起来,“买个音箱,晚上召集大家一起来跳跳广场舞,我感觉挺好的。”

网友评论

长乐市泊品魔术表演团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长乐市泊品魔术表演团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长乐市泊品魔术表演团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长乐市泊品魔术表演团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